English (英文)   Korean(韩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 理论研究 > 党史研究 > 内容阅读   
 
刘少奇在天华
作者:罗    雄
 发布时间:2015-09-29 浏览次数:
分享 |

  1961年4月1日至5月15日,刘少奇在广州参加完中央工作会议之后,与毛泽东羊城话别,携夫人王光美一道,乘坐火车回到了阔别近40年的家乡,先后在湖南长沙、湘潭、宁乡三县农村进行了为期44天调查,其中有33天吃住在农村。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的养猪场饲料房里住了7天,在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部住了18天,在花明楼公社炭子冲自家旧居住了6天。尤其是少奇同志在天华大队18天的调查,他老人家深入实际的作风、艰苦朴素的本色、问计于民的态度、实事求是的勇气,在人民群众中有口皆碑,堪称千秋佳话。

  问计于民纳良策

  新中国成产以后,在探索适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过程中,由于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等重大问题认识不足,经验不够,出现了“人民公社大食堂”和“大跃进浮夸风”等失误,造成了国民经济严重困难,人民群众缺衣少食。为扭转困难局面,毛泽东同志号召全党大兴调查研究之风,把1961年定为事实求是年、调查研究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雲、邓小平和彭真等中央领导同志纷纷深入基层进行调研,全党各级领导干部迅速行动起来,调查研究蔚然成风,为我党及时解决当时面临的困难问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61年4月12日,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时任共和国主席刘少奇携夫人王光美,乘坐一辆卡斯69吉普车,从宁乡经长沙,来到了湘江东岸的长沙县广福公社天华大队。他一身布衣、一双布鞋、一把雨伞,在天华进行了他又一站农村蹲点调查。

  天华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红旗大队,为时任省书记张平化同志的点,大队书记彭梅秀是湖南省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

  此前,少奇同志已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养猪场的饲料房里住了7天,并在宁乡县直机关召开了几次座谈会,还专程到湘潭县韶山公社参观了毛泽东同志旧居。他所到之处,接触到的社员都是“饿着肚子装温饱,睁着眼睛说瞎话”,少奇同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估计是由基层干部向群众打了招呼,统一了口径,从而听不到真话。这次到天华,是由省委张平化书记推荐,心想能够了解实情。行前,他一再交待工作人员要轻装简从,发扬苏区时搭门板、铺禾草、自带干粮的工作方式,不打扰农民的生产生活。来到天华,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住进了作大队部开会用的既阴暗又潮湿的土砖瓦房里,窗子没有玻璃,都是用旧报纸糊着挡风。

  在1961年4月13日的天华大队干部座谈会上,少奇同志开门见山地说:“这次调查,是我们请教你们,向你们学习。到底是你们帮助我们,帮助中央,还是我们帮助你们?第一,是你们帮助我们;第二,才是我们帮助你们。你们不帮助县委、省委、中央,那中央的政策,省委的政策,县委的政策,就不正确。所以中央也好,省委也好,县委也好,要靠你们帮助,要靠老百姓帮助”。

  他还用商量的口气,跟大家和言细语的说:“《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中央不知道写得对不对,看哪里写的不对,哪里写多了,哪里写少了。以前中央写一些东西,发一些指示,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常常发生错误,这次就来征求你们的意见”。但在座谈会上,少奇同志听到大家的发言,都是报喜不报忧,异口同声地讲形势一派大好。

  少奇同志在天华住下来之后,尽管给社员做了动员,仍然听不到真话。当他第一天到食堂就餐时,惊喜地看到社员餐桌上还上了红烧肉,大家吃得很香,大队部还给每位社员发了3块钱的补助金。当少奇同志看到这些场面,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少奇同志在这次调查中,不满足于一般地看材料、听汇报、搞座谈,而是在深入上下功夫,采取走村串户、约人谈话、田头聊天、临时检查、实地观察、走访老农、慰问病人等方式。他不辞辛劳地翻山越岭,一家家上门,揭开农民家的锅盖,品尝当作口粮的糠粑粑和野菜汤;打开农民家的碗柜,发现油盐坛子只有盐没有油,苦涩地说:油盐坛子名不符实啊。他甚至蹲在农民家的屋檐下,拔开风干的人粪,查看农民吃的是什么,发现里面尽是树皮和草根等粗纤维,意识到农民吃饭成了大问题。为了考察全民大炼钢铁造成的乱砍、滥伐森林情况,少奇同志在夫人王光美的陪同下,步履艰难地攀登天华山,取出望远镜,瞭望到周围莽莽群山已是光山秃岭,成片稻田到处杂草丛生,更是令他忧心忡忡,心急如焚。

  当少奇同志从汇报材料上看到,1960年天华大队1324亩稻田,产粮120万斤。如果属实,除了完成国家征购任务外,保证社员的基本口粮绰绰有余。但他从不少社员得水肿病、小孩得干瘦病等现象怀疑粮食产量有虚假因素。经核实,天华大队当年实际产量只有72万斤,为了当先进,虚报了48万斤,超产部分全部交给了国家,成了全县的贡献大户,人为的造成饥荒,致使天华这个有名的红旗大队成了典型的假大空。总支书记彭梅秀心里明白,刘主席有一双火眼金睛,天华大队红旗难保。为了维护各级领导的面子,她还想固守防线,关键时刻不但不认错,还恼羞成怒地指责:“刘胡子不是来抓生产的,是来找岔子的。”硬着头皮与少奇同志顶牛。

  亲自督办“耕牛案”

  少奇同志在天华调查期间,多次明镜高悬、现场办公,果断地纠正了一些错误的做法,其中,指示督办重审“破坏耕牛案”,并为蒙冤多年的冯国全父子恢复名誉,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例。

  1956年的春夏之交,天华大队王家塘生产队社员冯国全负责为生产队饲养的一头耕牛病死,宰杀时有人在牛的胃中发现了一根约四寸长的8号铁丝,引起了大队干部的警惕。在阶级斗争年代,出生不好的社员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因为冯国全家庭成分是富裕中农,大队干部将此情况作为阶级斗争新动向逐级上报,经公安部门立案侦查,结论定为“破坏耕牛罪”,将冯氏父子列为监管对象,就地劳动改造。贫下中农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对冯家父子轮番进行批判斗争,整得他们死去活来。冯国全不服判决,更忍受不了侮辱和折磨,不断地上访告状,但几年来毫无结果。

  少奇同志听到案情后顿生疑虑,并说:“牛皮那么厚,牛力那么大,铁丝怎么能刺进牛的肚子里去?”立即作出批示,并吩咐身边的省公安厅长李强:“认真调查,实事求是的作出结论,将处理结果报我。”

  李强厅长按照少奇同志的指示立即参与复查,用了半个月时间,亲自走访了两个县、三个公社、五个大队,访问了几十名社员,最后查明,耕牛的死因是一名10岁的小孩为了好玩,将一根铁丝包在喂牛的稻草中,看看牛的牙齿能不能嚼烂铁丝,从而导致耕牛吞服后病入膏盲,胃出血死亡,最终将真像大白于天下。

  湖南省委联合公安部,将复查“耕牛案”的结果用公文报告少奇同志,少奇同志阅后批示:“此件发至县以上公安政法部门阅读,对各地近年来所有由于死牛的胃内、肠内发现的铁钉、铁丝等而定为‘破坏耕牛案’的,要逐一进行认真调查,以便我们的结论符合实际情况”。

  当天华大队的社员听到冯国全父子评反的消息,山村到处一片欢腾,敲锣打鼓、鸣鞭放炮。“共产党万岁”、“刘主席万岁”的口号此起彼伏。

  真情呵护村干部

  少奇同志在天华调查的最后一个晚上,还与大队干部进行了推心置腹的谈话:“你们工作有成绩,比其他大队好一些,生产上要好一些,生活上也要好一些,经济上也活动一点。但是不是那么很好,就没有缺点了,没有错误了,恐怕也不能这么说嘛。听说彭梅秀同志这几天很着急,着什么急呀?你不是一类,不是红旗,至少二类还是有的,不要去务那个虚名。过去说得过火,做得过火,主要责任在上面,当然,彭梅秀同志作为一个党员来讲,也不是没有一点责任,自己也可以作一点自我批评。彭梅秀同志的错误,是过分相信了几个人,他们的问题还要进一步查清,实事求是,缺点、错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以后很多事情要由社员当家作主。我在天华发现了一条缺点,天华大队的党员、社员以至于干部,有一种不敢讲真话的风气。这条缺点不算一条小错误,算一条大错误。你们看对不对,如果不对,你们可以驳我”。

  彭梅秀同志听了少奇同志语重心长的谈话,感动而又忏悔地说:“整个天华大队存在的问题不少,这些问题,前一段我认识不够,思想上有毛病。这几天,易大姐、几个书记对我的教育帮助很大。主席很英明、很伟大,帮助我们发现了问题,揭发了坏人坏事。下一次,我向全体党员、干部作检讨,对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检查。主席、各位书记、易大姐对我的帮助教育很大,我感谢!”

  少奇同志当即肯定了彭梅秀的态度,并再三叮嘱:“总支委员会不能包办一切,应该管好党的工作,政治思想工作,生产上的大问题讨论一下,有决定交给大队管委会去执行。以后处理任何事情,要充分走群众路线,由群众讨论决定,真正让社员当家作主”。

  刘少奇同志在天华,还为被错误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而撤职的天华大队原党总书记段树成评反,经过党员讨论,推选他恢复原职,接任党总支书记。彭梅秀同志经少奇同志提议,县委研究,调任广福公社党委副书记。

  下令解散公共食堂

  1958年人民公社化运动以来,全国掀起了大办公共食堂的热潮,并宣传“公共食堂是社会主义阵地”。谁反对办公共食堂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脚。少奇同志带着食堂问题、粮食问题、住房问题、分配问题,在天华大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开始几天,因为有基层干部授意,群众不敢讲真话。通过少奇同志耐心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社员杨运桂代表乡亲们说出了心里话:“要办好食堂,只有一个办法,要学‘张公百忍’。”少奇同志了解到了社员的真实想法,对于公共食堂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立即告诉大家:“公共食堂可以办,也可以不办。办得好就办,办不好就散。不办公共食堂还是社会主义”。

  群众就盼着少奇同志这句话,有的生产队闻风而动,一个晚上就解散了公共食堂。为了避免在解散公共食堂过程中造成混乱,影响社员的生产生活,少奇同志4月22日下午在天华大队召开的工作组汇报会上指出:“解散食堂已经有风了,要加强领导,现在还是讲‘退’不讲‘散’”。少奇同志在会上肯定了县长李满成汇报的蒿叶塘生产队解散公共食堂的六条保证:第一,不影响当前生产。第二,不妨碍集体经济。第三,不造成新的损失。第四,生产队的干部和党员在分伙的时候不自私自利,要公平合理。社员与社员之间的相互关系要处理好,互相之间的东西通过协商解决。第五,生产队长、事务长在食堂未分伙以前要负责管好生活、结清账目。第六,对困难户要妥善安置。少奇同志还指示供销部门速调一批锅、灶、煤、柴、碗、刀、铲、水壶、筷子等农民急需的生产资料和生活用品,按需发给农户。

  天华大队率先解散了公共食堂,消息传开,全县、全市、全省、全国纷纷效仿,公共食堂一轰而散,久违的炊烟,在山村农家袅袅升起,中国农村又呈现一派勃勃生机。

  描绘农村新蓝图

  少奇同志在天华调查研究,提出了农民兴家立业“十个一”的设想,即:一栋好房屋,开门亮窗白粉墙;一套好用具,农具、炊具、副业工具样样俱全;一栏好牲猪,自养、自繁、自食,又有卖;一群好家畜,有鸡、有鸭、有狗、有猫;一园好蔬菜,大蒜、韭菜、香葱,品种多样化;一塘好鱼,鲢鱼、 鲤鱼、鲭鱼、鳙鱼、草鱼水中游;一块好柴山,树大柴多,用柴自给;一天三餐好饭菜,饭甜菜香,讲究营养;一人一生有几套好衣服,床单、被帐换洗不愁;房前屋后有一片好风景林,棕、竹、桃、李样样有,春温冬暧夏天凉。

  刘少奇在天华提出的“十个一”的设想,既源自他儿时炭子冲山青水绿,柳绿桃红的生活环境,又源自他一以贯之的民本思想,他实事求是、切实可行的给中国农民描绘了一幅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理想蓝图,是令人向往的小康乐园,今天读来仍然感觉新鲜。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也是刘少奇回乡调查50周年,我用一首七律《刘少奇回乡调查五十年》作为本文的尾声,以表敬意,以抒情怀:“步履还乡五十年,正当饥馑落花天。寒凝大地哀民瘼,祸夹天灾叹火煎。辨粪剖牛明假象,走村串户得真诠。会前脱帽躬行礼,赤胆为民解倒悬。”

 
【湘ICP备10209474号】 版权所有(C)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管理局 2010-2015 All Right】
联系电话:0731-87094027 传真:0731-87095060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花明楼镇 邮编:410611



刘少奇故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