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英文)   Korean(韩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 理论研究 > 刘少奇思想生平研究 > 刘少奇党建思想 > 内容阅读   
 
浅谈刘少奇是如何做好党的统战工作的—以“天津讲话”为例
作者:李桂芳
 发布时间:2013-08-30 浏览次数:
分享 |

浅谈刘少奇是如何做好党的统战工作的

——以“天津讲话”为例

李桂芳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湖南宁乡  410611

 

摘  要1949年,刘少奇受党中央委托到天津视察工作。在此期间,他深人基层,听取各方面意见,同干部、工人、职员、资本家等座谈,在不同场合作了多次讲话。讲话主要包括教育党员干部团结工商阶层,迅速恢复生产;扶植私营企业,引导发展经济;宣传统战政策,沟通劳资关系;纠正“左”倾思想,团结管理阶层等等。重新学习和正确理解这一讲话,一方面可以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它对建国初期发展生产、保持社会稳定所起的历史作用;另一方面对我们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继续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仍有深刻的启迪。

关键词:刘少奇   天津讲话   统战工作

中图分类号D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党的政治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刘少奇曾经明确指出:“统一战线工作是为了实现党的总路线和总任务的斗争中的一个方面的必不可少的工作,是总斗争中的一个方面的斗争。”[1]P119)刘少奇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都十分重视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并身体力行,为党的统战工作作出了重大贡献。本文试图以解放前夕的“天津讲话”为例,谈谈刘少奇是如何做好党的统战工作的。

“天津讲话”是指刘少奇受中央和毛泽东委派,于19494月、5月间在天津视察指导工作期间,对天津工作的一系列指示。那么,当时的历史情况是怎样的呢?刘少奇是如何坚持党的统一战线、正确处理劳资关系、稳住民族资产阶级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的呢?

在新中国即将诞生前后,刘少奇多次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须坚持统一战线,这是由我国的国情决定的。因为我国长期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和剥削,又经过长期的战争,国家经济衰败,人民生活困难,生产亟待恢复。被推翻的反动政权和帝国主义不甘心他们的失败,随时准备卷土重来。建设国家,保卫国家的重任,严峻地摆在共产党的面前。而我国工人阶级人数不多,共产党员在全国人民中更只占少数,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必须千方百计扩大我们的队伍。坚持统一战线,则是扩大我们队伍最有效的途径。

19492月,党的七届二中全会规定了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转移到城市,把恢复和发展城市的生产作为中心任务来抓。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进步的现代性的工业只占10%左右,落后的分散的农业和手工业却占90%左右,而资本主义工业在现代工业中占了40%左右,这是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加上我党缺乏生产发展所必须的资金技术,管理城市、企业也没有经验。因此,党的经济政策规定,在革命胜利以后相当长时间内,一切有利于国民经济的城乡资本主义成份,都应当允许其存在和发展。

同年45月,是实现全党工作重点转移的关键时刻。这时候,北方刚刚解放的城市要迅速落实七届二中全会的各项规定,发展生产,稳定人民生活,支援大军过江,解放全中国;可是,当时城市经济形势十分严峻,干部群众对党的政策认识混乱,执行不力。

当时城市经济和思想状况是怎么样的呢?

首先,工业生产严重下降,不少工厂关门停产。当时,北方城市许多工厂陷于停工、半停工状况。官僚资本企业刚被接管,恢复生产还需要一个过程。1949年初,工业生产平均比解放前最高纪录下降将近50%

其次,工人失业激增,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生活遇到严重困难。当时,由于工厂不开工,天津市有上百万人口生活无着落,面临失业、饥饿的威胁,北京市则更为严重。在新解放城市中,失业率高达94%。农业受灾,加上连年战争,千百万农村灾民流入城市,增加了城市生活的灾难程度。从1947年至19493月,天津市物价上涨了27万倍。

再次,在阶级关系上,由于工商业资本家、工人群众、干部对党的工商业政策认识上的混乱,劳资关系紧张,直接影响了占全部工业总产值63.3%的私人资本主义企业的生产积极性。

在民族资产阶级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思想混乱,顾虑重重,无心恢复和发展生产。1949年的天津,工商业将近有4万家,光是搞生产的工业就有上万家,有好几十万工人;北平大大小小的私营工厂也有3万工人。这些私营工业,是社会上一个很大的生产力。但是,天津解放以后,从天津市军管会、市政府成立一连几个月,没有一个负责人理会资本家——接见他们,找他们谈话,听取他们的意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天津的资本家由于不了解党的政策,思想比较混乱。资本家普遍怕当资本家,他们认为“要共产了”,过去共产党是斗地主,进城后要斗资本家了。资本家脑子里有三怕:一怕清算,二怕共产党只管工人利益,三怕以后工人管不住,无法生产。因此,绝大多数资本家持消极等待和观望态度;有的资本家携资外逃;还有的虽有“多办几个厂,多赚几个钱”的念头,但是又怕“剥削多、罪恶多,要审判、要枪毙”,顾虑重重。据天津统计,私营企业开工的不足30%。许多厂矿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大量工人职员失业,新成立的人民政府面临巨大压力。这种情况必须迅速扭转。

工人、店员思想混乱,也产生了一些错误的认识。不少人认为共产党进城后会象农村那样打土豪分田地,去分工厂、分商店,搞清算斗争。如天津市解放一个月,共发生53次清算斗争。当时,工人是一面欢庆解放,翻身当了国家的主人;另一面又将面临失业、半失业的状态,经济上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因此有些人对增加工资福利提出过高要求,不顾工厂生产情况,硬逼资方增加工资一倍、二倍,甚至三四倍;对劳动纪律、工厂管理工作上有极端民主化的倾向,认为“解放了,自由了,什么东西都要由我们工人说了算,否则就是当家不作主”。因此,面对工人这些错误思潮,资本家不敢管,要么采取放任自流,甚至工厂“关门大吉”;要么推给政府,把问题交给军管会,这给新生政权又一压力。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

不少干部存在着“左”倾思想,片面理解党的方针政策。当时,懂得城市建设管理的干部奇缺,这也给新政权带来不少问题。党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方针政策十分明确,但在执行中却出现“左”的偏向。主要原因在于党员、干部对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由农村向城市的战略转变认识还不深,对保护和发展民族工商业认识模糊。有的认为,如果与资本家接触,就是“立场不稳”。在党内,进城前即有以“少与资产阶级接近”为戒的认识。进城后,一部分党员干部对民族工商业者避不见面,不找资本家座谈,不虚心听他们的意见,不帮助他们解决困难。在公私兼顾上,是统制多而照顾少。在劳资纠纷上,往往是偏袒劳方,未充分考虑资方的营业前途。在民族资本企业复工复业问题上,有行政命令与群众逼迫的倾向。税收方面也有很多不恰当的地方。舆论宣传上对民族资产阶级只有批评没有鼓励。他们或是在报纸上只说资本家坏,不说他们的好。或强令资本家不准辞退工人。或只强调斗争,不强调联合、利用。在“左”倾思想支配下,当时的公私关系、劳资关系相当紧张。

以上种种情况说明:向工人、干部和资本家阐明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确定下来的城市政策,澄清工人中的模糊认识,消除民族资本家存在的疑惧心理,巩固城市中的统一战线政策,已经刻不容缓。

正是在这种复杂的历史背景下,毛泽东委托刘少奇去天津视察,就地解决问题。

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党的工作重心由农村转移到城市。如何正确对待私人资本主义和民族资产阶级,如何正确处理劳资关系,迅速组织恢复经济,发展生产,为即将解放的城市提供城市工作经验,就成为统一战线工作的重要问题。刘少奇到天津后,进行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在听取了天津市党政负责人及有关方面的情况汇报后,按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的精神,对许多重大问题代表中央作了政策性的阐释,特别就坚持、巩固和发展城市中的统一战线、正确处理劳资关系的问题作了具体指示。

1.在党内进行教育,努力使党员干部懂得,必须与工商业者结成统一战线才能加速生产的发展和经济的恢复。

干部是党的方针政策的执行者,要保证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在天津得到正确的贯彻执行,关键是要提高党员干部的思想觉悟和认识。

七届二中全会提出:“要尽可能地利用城乡私人资本主义的积极性,以利于国民经济的向前发展。”刘少奇正是遵循这一精神去指导工作的。19494月他在天津市干部会上的讲话中强调“要特别注意教育说服工人,别把资本家挤垮,不要为眼前部分的利益妨碍了长远的利益。”[2]P25519日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党的干部会议上,他针对有的城市不严格执行党的政策,斗争、挤垮了一些民族资本家的问题,尖锐地指出:这是自杀政策。他告诉党的干部,现在社会上很多的必须品,吃的、穿的、用的都要由工商业资本家的企业供给。他们是社会上一个很大的生产力,“今天没有他们还不行。而且生产的发展对社会有利,如果破坏了,对我们变消费城市为生产城市不利,相反地还会减低城市的生产,与我们的基本方针不合,在政治上就帮助了反革命。”引起刘少奇重视的不单单是工商企业,还有工商业者。他一向认为,工商业者中的许多人是富有管理经验和技术知识的,这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他说,工商业者“有些人是很能够做事的,精明干练、懂技术的人不少,他们的管理能力甚至超过我们的同志。”[1]P181-182)他认为应该发挥他们的这种长处。

这一方针,是不容易为一些同志接受的,他们认为:乡村中的地主、富农的财产都被分掉了,资本家的财产为什么不能分?针对这种思想,刘少奇在多次讲话中强调,中央的政策,是从全局出发的,是考虑了工业生产的复杂性,恢复国民经济的迫切性,考虑了民族资产阶级的实际情况后决定的,是符合中国国情的。

那么,在统一战线中如何对待民族资产阶级?

民族资产阶级的力量“对革命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作用,但其影响在政治上则很重要,在一定时期一定情况下其影响是很大的。”[2]P4)在民主革命时期,我党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同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官僚资产阶级进行坚决斗争。建国后,为了恢复发展经济,巩固新民主主义政权,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针对部分干部不能正确对待资本家的问题,刘少奇在“天津讲话”中论述了争取民族资产阶级的重要性和如何争取民族资产阶级的问题。

第一,刘少奇从党的路线的高度分析了团结民族资产阶级的重要性。他指出:“我们党自成立以来,对资产阶级的政策历来就是党的路线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对资产阶级的政策处理对了,路线就对,否则就犯错误。这是党的路线的一个基本问题。对此问题有偏差,则党的路线就有偏差。”[2]P4

第二,刘少奇反复讲了如何争取民族资产阶级的问题。他指出,首先要确认民族资产阶级是我们的朋友。天津解放后,三大敌人表面上不见了,但残余依然存在,必须分清敌我阵线。“帝国主义、封建阶级、官僚资产阶级,这是敌人阵线”,“而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自由资产阶级则是我们的阵线”。[2]P15)其中,“农民是中国工人阶级的第一个朋友”,“小资产阶级是中国工人阶级的第二个朋友”,民族资产阶级“是第三个朋友”。[2]P41-42)民族资产阶级“不但不是斗争对象,而且是争取对象。……如果把资本家当作斗争对象,就是犯错误,因为这跟二中全会的路线不符合,跟党的总路线不符合。把资本家当作敌人,就扰乱了自己的阵线”。[2]P15-16)其次,争取民族资产阶级不是取消斗争。“对民族资产阶级有斗争的一面,有联合的一面”,但“重点是联合不是斗争”。[2]P44)“还联合多少年呢?不是短时期的,而是相当长期的。在中国的条件下,有些资本家将来还可以同我们一起走入社会主义。”[2]P16)再次,要弄清哪些方面联合,哪些方面斗争。刘少奇指出:“在政治上要联合他们,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产阶级作斗争。在经济上要联合他们发展生产”。[2]P44)但我们同民族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特别是在思想上、理论上会有更多的争论”。[2]P17

19498月,在东北局干部会议上,刘少奇又一次郑重指出:中央的政策是要与民族资产阶级联合,搞统一战线,而不是要斗争他们。对这个问题,首先要在干部中打通思想。他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强调这个问题,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样一点:如果党内没有清醒的思想和统一的认识,统一战线是不可能发展和巩固的。

2.对工商业者做工作,对他们做到在事业上扶持,在政治上关心。

刘少奇在天津进行统战工作时,特别抓紧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者的工作。在刘少奇亲自制定的《天津工作问题》调查提纲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找资本家谈话”。在天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刘少奇为团结争取民族资产阶级、民族工商业者,使他们了解党的城市工商业政策,打消疑虑,积极恢复和发展生产,做了大量的工作。他的思想很明确:要把中国从贫穷落后引向繁荣昌盛,发展工业是迫在眉睫的。但是,发展工业和其他经济事业,绝不是轻而易举的,必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当然也包括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对工商业管理有较多经验的民族资产阶级。因此,刘少奇在这一点上是坚定不移的,就是要使工商业者团结在我们党的周围,和全国人民一道为祖国的繁荣而努力。

19494月,刘少奇到天津后,他深入到工人、职员和工商业资本家中,分别征询他们的意见,阐述党的政策方针。在天津视察期间,刘少奇发表了大量的讲话,中心的一点是,在新中国即将诞生的情况下,工商业者和工人群众必须结成牢固的统一战线,同心同德地战胜困难,尽快地恢复国民经济。他告诉工商业者,新中国建立之后,主要的任务就是恢复与发展生产。为了达到发展生产的目标,必须“从四面八方努力,四面八方都照顾到。”“什么是照顾四面八方呢?就是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2]P17)而恢复与发展生产,除了一部分国家资本外,主要靠私人资本。刘少奇认为,私营企业可以和国营企业平行发展。他说:“我主张采取这样的方针,就是:从原料到市场,由国营私营共同商量,共同分配。这叫‘有饭大家吃,有钱大家赚’,就是贯彻公私兼顾的政策。”[2]P52)在劳资关系问题上,刘少奇提出,要实行劳资两利,逐步地把民族工商业引向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为了能明确说明问题,解决资本家的顾虑,刘少奇借用了天津市领导在汇报中谈到的“有人剥削比没人剥削好”的说法,用通俗的语言向工商业资本家解释说:“今天在我国资本主义的剥削不但没有罪恶,而且有功劳。封建剥削除去以后,资本主义剥削是有进步性的。今天不是工厂开得太多,剥削的工人太多,而是太少了。你们有本事多开工厂多剥削一些工人,对国家人民都有利。”“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是有功劳的”。“今天中国资本主义是在年青时代,正是发挥它的历史作用、积极作用和建立功劳的时候,应赶紧努力,不要错过。”[2P59]在天津刚刚解放时,有些工商业者心存疑虑,他们觉得把握不住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企业可能经营不下去了,刘少奇的这些话使他们心里有了底。同时,对外贸、税收、私人房产、商标等工商业者关心的问题,刘少奇也作了解释。他的话,使工商业者茅塞顿开。仁立公司总经理朱继圣说:“听了刘少奇先生的话,资本家不用害怕了。”久大精盐公司总经理李烛尘说:“刘少奇先生这次和工商业各界谈话,对于整个天津工业前途起很大的作用,使大小工业家对于政府政策有了更明确的认识。今后要和广大工人一道,迅速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刘少奇还根据工人群众反映的一些实际问题,如就业问题、工资问题、福利问题等,和资本家商量解决。他要求资本家认真执行党的“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方针,正确对待工人群众。

当然,我们党与民族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还必须对民族资产阶级进行教育和必要的斗争,改造他们的世界观。同时在生活上给他们必要的照顾,使他们不仅能和我们党一起渡过经济恢复时期,而且能和我们党一起进入社会主义。这正是在生活上政治上关心他们。

在刘少奇的指导和各级党组织、天津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天津市的生产很快得到了恢复。到19494月中旬,全市私营工厂复工者已超过80%,商店复业者超过90%,有些厂家还准备扩大营业。天津东亚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斐卿就准备增设新厂,430日他写信向刘少奇谈了他的打算。刘少奇十分支持,复信说:“得悉贵公司职工团结、劳资双方共同努力扩大生产、增设新厂之计划,甚为欣慰。望本公私兼顾、劳资两利之方针,继续努力,前途光明,国家民族之复兴指日可待也。”[3]P636

天津恢复发展生产的成就和经验对全国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各地的资产阶级,防止了南方即将解放的各大城市大量资金外流。北平市军管会主任叶剑英当时就曾深有感慨地说:“刘少奇同志在天津向私人资本家明确地解释了四面八方的政策,在解除私人资本家的思想顾虑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后来,邓小平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针对高岗对刘少奇天津讲话的攻击,公道地指出:“据我所听到的,我认为少奇同志的那些讲话是根据党中央的精神来讲的。那些讲话对我们当时渡江南下解放全中国的时候不犯错误是起了很大很好的作用的。”[4]P205

3.做职工群众的工作,使他们懂得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正确处理好同资本家的关系。

解放以后,工人扬眉吐气,成为国家的主人,但有些地区的工人对资本家提出了一些过高的要求,如过多地增加工资,变临时工为正式工等。还有的工人把资本家看作是敌人,要打垮他们。这种思想,显然有碍于统一战线工作。在天津市职工代表大会和华北职工代表大会上,刘少奇针对这种情况,做工人的思想工作,循循善诱地对职工群众说,中国工人阶级要革命,要解放自己,就要组织起有战斗力的队伍,就要找朋友,找同盟军。工人阶级的朋友是哪些人呢?是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为什么把民族资产阶级放到我们朋友中间来呢?刘少奇说,因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产阶级也压迫民族资产阶级,所以他们也要反对。那么,在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他们可做我们的朋友,不要把他们看做敌人。如果民族资产阶级和我们一致打倒了一切反动势力,他们也可以发展了,也可以帮助建设新中国的工作,他们可以开工厂,开矿山,制造出日用品,对于工人阶级是有利的,同时他们自己也赚钱了。这件事好不好呢?这是好的。如果不懂这个,有“先打倒他们再说”的思想,这就是不懂政治,要犯大错误的。如果打垮资本家,工厂减少了,生产降低,工人失业,对工人、对国家、对人民都不利。而如果提出过高的要求,使资本家负担不起,或者暂时能负担而不能持久,或者能够负担却影响生产,这同样不利于国家和人民,当然也不利于工人。

刘少奇还指出,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是有矛盾的,有斗争的,但也有联合的一面。当前,我们对资产阶级的政策是又联合又斗争,在经济上联合他们恢复生产、发展生产;在经营范围、税收政策、对外贸易上限制他们,引导他们向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经济发展。有限制,就有斗争,这种斗争,以不破坏联合为准则。但今天来讲,重点是联合不是斗争。

刘少奇针对工人思想中存在的问题,讲了如何正确看待资本主义剥削的问题。刘少奇认为,利用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允许“剥削”存在,但不是发展资本主义。刘少奇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处于上升阶段时,对生产力发展的进步作用,论述在经济落后的中国,利用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必要性。他说:民族资产阶级“在历史上还有一定的进步性。即是他比小农经济、小手工业经济都进步”。“在新民主主义的经济下,在劳资两利的条件下,还让资本家存在和发展几十年。这样做,对工人阶级的好处多,坏处少。”[2]P45)刘少奇认为,资本主义剥削在今天还不能废除,私营企业的存在可以帮助政府解决就业问题,也可以发展经济,从这个意义上讲,剥削不但没罪,而且有功。他说,剥削行为不是由资本家负责的,不是由人的意识决定的,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个社会制度问题。他认为今天资本家的剥削是利润分配问题,国家通过税收,使资本家的一部分利润变为国家财产,这是好事。“有人说:‘有人来剥削比没人剥削好’,‘没人来剥削,我们就失业了,失业还不如有业’。今天工人痛苦,不是资本主义发展才受痛苦,而是资本主义不发展才受痛苦。”[2]P25)刘少奇劝慰工人,为了长远利益忍受一下被剥削的痛苦。他在肯定资本主义进步作用的同时,坚决指出:发展利用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决不是发展资本主义。他说:“采取限制政策,就是为了避免旧资本主义的前途。”[2]P53)刘少奇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条件下,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的若干发展是进步的,对于国民经济是有利的,对于中国是有利的,对于工人也是有利的。”[2]P25

4.纠正对职员的“左”倾态度,团结国营企业中的职员。

要建立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不仅要把产业工人、外围工人组织到工会中来,而且要把旧职员、知识分子也组织到工会中来。这是刘少奇在建国前后期间的一个重要思想。他主张职员与工人团结起来。

接管天津后,在国营企业中,普遍存在工人把职员当作斗争对象的情况,造成职员与工人对立。职员不敢管理生产,工人不听职员指挥,严重影响了生产。刘少奇到天津后,立即予以纠正,严厉指出这是“左”的情绪。

刘少奇从分析职员的阶级属性入手,说明职员不是斗争对象。他说:“职员,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是无产阶级中的一个特殊阶层,是整个工人阶级中的一部分。”[2]P30)“职员和工人统统是工薪劳动者,雇佣劳动者,虽然一个是脑力劳动,一个是体力劳动,但基本上都是劳动者。”[2]P33)刘少奇认为,职员、工人都是工人阶级,自己内部必须搞好团结。他批评工人反对职员、清算职员是“左”倾的过激行为,应该立即纠正,否则就乱了自己的阵线,影响生产。

刘少奇在工人、职员中做了大量说服教育工作。他对工人说:过去工人、职员之间不团结,是官僚资产阶级造成的,要由他们负责。刘少奇说:“工人阶级是要做大事的,胸怀要大。”[2]P49)为了发展生产事业,要团结职员,工人应该采取“既往不咎,以观后效”的态度原谅他们过去的错误。刘少奇教育职员要改正错误。他对职员讲与工人搞好团结的办法有两个:一是改正过去轻视体力劳动的观点,要正确对待工人,就能改善关系。二是自我批评,就是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刘少奇说:“国家依靠工人,同时也依靠职员,特别依靠厂长、工程师和技师。现在国家需要发展工业,交给我们一个生产任务,这是光荣的”。[2]P30)发展生产是工人和职员的共同目的,为着这个目的,大家要搞好团结。

刘少奇在当时能够精辟地阐述职员和知识分子的地位和作用,说明他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并提出了解决职工和工人矛盾的具体办法,这也是他对马克思主义关于统一战线理论的一个重要贡献。

从以上几个方面可以看出,刘少奇在“天津讲话”中关于统战工作的论述,对于统一全党的认识,发展和加强新中国的统一战线,起了重要作用。现在,我们已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处于改革开放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进程中,处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新的时期要求我们继续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方针政策,并有所发展。我们要按照党的十七大要求,壮大爱国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奋斗。

参考文献

[1]刘少奇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2]中共天津市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刘少奇在天津[Z].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

[3]中央文献研究室.刘少奇传[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4]邓小平文选:1[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刊登于《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第2期)

 
【湘ICP备10209474号】 版权所有(C)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管理局 2010-2015 All Right】
联系电话:0731-87094027 传真:0731-87095060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花明楼镇 邮编:410611



刘少奇故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