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英文)   Korean(韩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 理论研究 > 刘少奇思想生平研究 > 刘少奇哲学思想 > 内容阅读   
 
刘少奇对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理论的贡献
作者:李桂芳
 发布时间:2013-08-30 浏览次数:
分享 |

刘少奇对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理论的贡献

李桂芳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湖南  宁乡  410611)

[摘要]  刘少奇善于研究人民内部矛盾理论,他不仅较早地注意和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而且具有许多独创性的见解,他的主要贡献体现在:最早提出“人民内部矛盾”的概念,开拓了两类矛盾学说的先河;明确指出人民内部矛盾是国内的主要矛盾;论述了人民内部矛盾的主要表现和群众闹事的原因;阐明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途径和方法。对新时期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努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  刘少奇;人民内部矛盾;贡献

[中图分类号]:D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0599(2008)05-0070-06

谈到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人们很自然会想到创立人民内部矛盾理论的毛泽东,但在这一理论的形成发展过程中,刘少奇是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刘少奇在《国营工厂内部的矛盾和工会工作的基本任务》、《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政法工作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论著中,不仅较早地注意和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而且许多内容具有独创性的见解,成为毛泽东思想关于人民内部矛盾学说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今天,我们学习和研究刘少奇关于人民内部矛盾学说的思想,对当今深化改革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实践中如何正确认识和处理各种人民内部矛盾,仍然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提出“人民内部的矛盾”概念,开拓了两类矛盾学说的先河

刘少奇先于毛泽东提出了“人民内部的矛盾”的概念。早在建国初期,关于人民内部是否存在矛盾问题,在党内就以争论国营工厂内部是否存在矛盾问题的形式被尖锐地提出来。当时,刘少奇主管工会工作,十分注意研究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社会矛盾问题。1951年他读了邓子恢《在中南总工会筹委扩大会上的报告》和高岗《论公营工厂中行政与工会立场的一致性》两篇文章后,写了一篇长达8000多字的读书笔记,即收入了《刘少奇选集》下卷的《国营工厂内部的矛盾和工会工作的基本任务》一文。文章指出在国营工厂内部已经不是阶级矛盾和剥削关系,而是工厂管理机关与工厂群众之间的矛盾和关系。“这种矛盾和关系是工人阶级和人民内部的矛盾和关系。”[1]94刘少奇使用“人民内部的矛盾”概念,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是第一次。

刘少奇关于人民内部矛盾中的一些重要观点丰富了马列主义,为中国共产党进一步发展人民内部矛盾理论奠定了基础。刘少奇在该文中阐明了如下重要观点:

第一、初步概括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理论。

刘少奇认为,“一切事物的构成都是矛盾的构成”,那么,“国营工厂的内部结构当然也是矛盾的结构”。[1]93刘少奇从对国营工厂内部矛盾的分析,进一步扩展到整个社会。他认为,建国后,我国社会“矛盾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在根本上敌对的不能和解的矛盾;另一类是在根本上非敌对的可以和解的矛盾。”前者是敌我矛盾,后者是人民内部矛盾。他指出:“我们在观察问题的时候,必须分清这两类矛盾的不同性质,既不可以把敌对的不能和解的矛盾看作是非敌对的可以和解的矛盾,也不可以把非敌对的可以和解的矛盾看作是敌对的不能和解的矛盾。”[1]94否则就会在根本上犯错误。

第二、提出了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必须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的立场上。

对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如何处理?刘少奇指出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采取不同的方针。人民的敌人,是站在敌视和反对社会主义的立场上,“利用矛盾的斗争性及双方的一切弱点,进行挑拨,来推动与促进这个矛盾的斗争和破裂,以达到他们反革命的破坏的目的。”共产党人,人民中的觉悟分子,是站在工人阶级和人民的立场上,“利用矛盾的统一性和双方的一切优点,来推动和促进这个矛盾的和解和妥协(经过适当的斗争),以达到双方团结一致,共同努力进行生产的目的。”[1]94在这里,刘少奇提出了在解决人民内部矛盾时,要注意利用矛盾的统一性。这是人民内部矛盾得以正确解决的基本前提。

第三、提出了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具体方法。

刘少奇认为,对于人民内部的矛盾,不能用对敌人的方法解决,而“应该用同志的、和解的、团结的办法来处理这种矛盾和关系”。[1]94否则,人民内部这种非敌对性的矛盾,也会转化为对抗性的矛盾,发生磨擦、冲突,甚至发生工人罢工、怠工等事件。如果发生了这些冲突,工会和管理机关“要最迅速地去加以解决,一方面满足群众合理的可能满足的要求,另一方面在政治上说服工人群众,而最重要的,就是要在根源上预防这些事件的发生。”[1]95

从以上可以看出,在建国初期,刘少奇不仅最早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的概念,而且概括了我国社会存在的两大类社会矛盾的性质、特点及处理和解决的方法。刘少奇无疑是中国共产党人创立“社会主义时期人民内部矛盾学说”的理论开拓者。

二、深化和丰富了毛泽东人民内部矛盾的学说

我们党对社会主义社会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认识,是伴随着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吸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逐步深化和丰富起来的。

1956年我国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消灭了,人民内部矛盾突出起来了。同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了严重的挫折,波匈事件接踵而来,苏联社会主义建设也暴露了不少问题。我国国内少数地方发生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农民退社等问题。面对这些新出现的矛盾,许多党员和干部缺乏思想准备,或者束手无策,或者把群众闹事一概视为阶级斗争的表现,主要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进行压制。这种现象引起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深层思考。1957年2月27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下简称《正处》)的重要讲话。讲话系统地论述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是国家政治生活主题的思想。毛泽东的讲话传达以后,在党内掀起了学习的热潮。

从1957年2月18日开始,刘少奇组成了一个调查组,先后到河北、湖南、广东等5省视察,围绕人民内部矛盾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调查研究,并沿途多次发表了谈话。4月27日又在上海市委召开的党员干部大会上作了《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长篇讲话。这篇讲话对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内容、特点及其表现,对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论作了进一步的阐释和发展。深化了毛泽东《正处》的基本思想,丰富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学说。

第一、明确提出人民内部矛盾是国内的主要矛盾

毛泽东在《正处》一文中,阐述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提出了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问题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系列方针,但并未明确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这也是人们争论不休和争论不清的问题。刘少奇在解答人们的疑惑时,明确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他分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国内的主要矛盾是中国人民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特别是土地改革以后,主要矛盾就转化了,变成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公私合营以后,这个矛盾也基本解决了。“那么现在什么矛盾是主要的?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应该讲,现在人民内部的矛盾已成为主要矛盾”。[1]296刘少奇这样明确的论断和详尽的阐述,在党的领导人的讲话和党的文件中还是第一次。这个论点的提出,对正确引导人们认识我国的社会矛盾起了积极的作用。

刘少奇关于人民内部矛盾是国内主要矛盾的观点,当时被毛泽东和党中央所接受。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中,要求“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作为当前整风的主题”。《人民日报》在4月至5月,连续发表了《怎样对待人民内部的矛盾》,《为什么要整风》等社论,都表达了人民内部矛盾是主要矛盾的观点。其中,经毛泽东亲笔修改审定的《为什么要整风》讲清了八大提出的主要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在理论上的关系。人民内部矛盾成为主要矛盾的观点,与党的八大精神是一致的。它体现了我们全党在一定历史阶段对社会矛盾问题的认识深度,它为全党工作重心从阶级斗争转向经济建设提供了客观依据,是中国共产党人探索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初步成果。

然而,这一理论提出后,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1957年随着反右派斗争的开展,毛泽东逐步背离了这一理论,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林彪、“四人帮”利用毛泽东的错误,推波助澜,致使许多无辜的干部和群众惨遭迫害。刘少奇在反右斗争以后,思想上虽经曲折,但最终还是坚持这一理论。

反右斗争开展以后,毛泽东对国内阶级关系作了错误的估计。在1957年9、10月举行的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宣布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2]475在以后的实践中,毛泽东的这些思想不但没有纠正,而且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在毛泽东对主要矛盾的观点发生变化之后,刘少奇在那时也跟着变化了。

随着实践的发展,刘少奇和毛泽东在认识和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上就发生了重大的意见分歧。1964年和1965年,随着中苏论战和我国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所揭示的矛盾,毛泽东认为党内已形成了一个“官僚主义者阶级”,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重点应该“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把复杂的矛盾简单化了,从而把阶级斗争扩大化了。刘少奇在1964年12月20日举行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表达了与毛泽东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当前运动中“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是主要的,运动的性质是“人民内部矛盾跟敌我矛盾交织在一起”。[3]966认为运动中发现的问题很复杂,还是有什么矛盾解决什么矛盾好,一切从实际出发,不要什么都上升为敌我矛盾。毛泽东不同意这种观点。[3]967

当然刘少奇在“左”的思想指导下,在此期间也说了一些过激的话,但总的来说,他基本上没有背离“八大”的路线,把握住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的界限。

第二、论述了人民内部矛盾的表现和群众闹事的原因

首先,指出领导与群众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的集中表现。刘少奇对人民内部的矛盾进行了全面的分析,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明确指出:“人民内部的矛盾,现在是大量地表现在人民群众同领导者之间的矛盾问题上。更确切地讲,是表现在领导上的官僚主义与人民群众的矛盾这个问题上。”[1]303这是刘少奇在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上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也是他对此问题的认识更加深入的明显标志。刘少奇根据调查研究得来的材料,分析了工人群众闹事的原因,主要是领导说话不算数,合同未兑现;调动工作不讲清楚道理,不要的时候一脚踢开;厚此薄彼,待遇不公平;一些人民的合理要求,领导机关长期不解决,等等。所以,“总起来讲,领导机关的官僚主义是引起闹事的原因。”如果领导机关不犯官僚主义,问题就可以解决了,矛盾就缓和了。因此,刘少奇反复阐述了克服官僚主义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关系。他指出,一方面官僚主义与人民群众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的集中表现,另一方面用官僚主义态度去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必然使矛盾激化,导致群众闹事。因此,官僚主义危害极大,必须开展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我们所有的领导人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的公仆,是人民的勤务员,没有权利当老爷。”[1]307

其次,指出物质利益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实质性、根源性矛盾。1957年,刘少奇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指出:“人民内部矛盾还特别表现在分配问题上面。”[1]303毛泽东在《正处》中虽然谈到了这个问题,但谈得更多的是人民内部矛盾表现在政治思想上,而从经济根源上分析不够。刘少奇则把物质利益矛盾突出地加以强调,阐明了人民内部物质利益的矛盾是产生和制约其它各类矛盾的主导性矛盾,揭示了社会主义社会人民内部矛盾产生的实质性根源。他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出发,论述了这个问题的极端重要性,认为这个矛盾“大量地表现在分配问题上”。他列举了大量事实,如:“农民说工人分多了;小学教员说青年分多了;你房子住多了,我没有房子;评了你升级,不评我升级;这都是分配问题。”[1]303他认为,很多地方“闹事”都是由于少数干部搞特权、分等级、在分配上不公造成的。“我参观了一些工厂,厂长、总工程师或者党委书记住的房子是一幢幢的公馆,是新盖的,处长又是一幢房子,科长又是一幢房子,其它干部又是一幢房子,工人宿舍是另外一幢房子。等级分得很清楚”。分配不公,“群众就反对,对这个分配关系就不满”。[1]304因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主义民主的物质基础,东西是大家有份的,群众有权利对分配问题提意见。“人民内部之间的矛盾激化起来就可能闹事。我研究了一些地方的闹事,几乎全部是为了经济性质的切身问题”。[1]305刘少奇提出人民内部矛盾主要表现在分配问题上,是他对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矛盾学说的重要补充。

第三、阐明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途经和方法

正确认识和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不仅是社会主义建设的重大理论问题,而且也是一个重大的实践问题。在如何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上,当时一些领导干部存在种种错误观点:即站在人民之上,不是作为人民公仆站在人民之中;只去分清群众的是非,不去分清领导的是非;以力服人,不是以理服人;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把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来处理。这些错误观点不但不能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反而会激化矛盾,造成群众闹事。对此,刘少奇不仅进行了批评和纠正,而且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新思路。

首先,要根据矛盾的性质,提出处理方针。刘少奇认为,要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首先“对矛盾的性质要认识清楚”。[1]301要对矛盾作具体研究、具体审察、具体分析,要严格区分不同性质的矛盾,这是正确处理矛盾的前提。矛盾的性质搞错了,处理矛盾的方针、方法就会跟着错,就会犯大错误。对矛盾的性质认识清楚以后,根据矛盾的性质来决定解决矛盾的方法。“我们采取什么方针和方法来解决矛盾,不是凭主观愿望决定的,而是由客观矛盾的性质决定的。”[1]302敌我矛盾,对抗性的矛盾,是采用专政的办法、打倒的办法来解决;对人民内部矛盾,只能用和风细雨的办法,即“团结-批评-团结”的办法来解决。矛盾性质转化了,处理的办法也要随之而改变。刘少奇认为,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办法来处理敌我矛盾是错误的;用处理敌我矛盾的办法来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更是错误的,是绝不允许的。1962年,他针对1958年以来由于“左”的思想指导造成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在《政法工作和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谈话中,指出这几年的政法工作“总的经验教训是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主要是误我为敌,打击面过宽”,“主要是用处理敌我问题的办法去处理人民内部矛盾”[1]450如果把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当作敌我矛盾来处理,就会铸成大错,不可收拾。

其次,要做好矛盾的转化工作。刘少奇指出,事情是复杂的,这两类矛盾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对抗性矛盾在一定条件下会转化为非对抗性的矛盾。非对抗性的矛盾在一定条件下也会转化为对抗性矛盾。矛盾转化了,处理的方针也要随之转化。如中国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从根本上讲是对抗性的矛盾。但是在一定条件之下,它也可以转化为非对抗性的矛盾,他认真分析了闹事的过程后认为一定要做好人民内部矛盾的化解工作。他说,大部分闹事,开始只是群众说闲话,所以,劝告同志们要听闲话,刚刚有了闲话,你听了,感到有问题,就去处理,这就比较好,解决了问题就可以不闹事。因此,要允许群众提意见,提要求,派代表交涉,开会,向北京告状,向《人民日报》写信。

再次,对人民内部矛盾处理要以理服人,不能以力压人。刘少奇指出:“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只能用说服、民主的方法,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压服只能用来处理敌我矛盾。”[1]450“只在必要的时候才采取强力的办法、压服的办法。凡是可以采取说服、教育、团结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都是采取说服、教育、团结的办法。”[1]302有的领导者处理群众问题是“压服”,而不是“说服”,甚至对群众摆官老爷架子,以权势压人。“群众中间闹起事来,他不是想尽法子使群众闹事解消,使矛盾缓和,不是强调团结,强调统一,而是强调斗争,不讲道理,使矛盾激化起来。”[1]308用敌对手段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甚至党内问题,这样处理的结果,不仅不会解决矛盾,相反会使矛盾更加激化,甚至造成分裂。刘少奇认为,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还必须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如何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很有必要改进方法。”[1]306

最后,要加强民主与法制建设,把政法工作作为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之一。刘少奇认为,人民内部矛盾的激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和民主与法制建设的滞后相联系的。物不平则鸣,人民群众之所以发牢骚、闹事,总是因为我们有的干部粗暴地对待群众,而他们又找不到正常喧泄的渠道。刘少奇认为加强民主才能真正处理好人民内部矛盾,这就必须“在人民内部实行最广泛的民主”,这就要求“每个领导者都必须善于耐心地听取和从容地考虑反对的意见,坚决地接受合理的反对意见或者反对意见中的合理部分。”[1]270他还指出,人民内部也要有法制,国家工作人员、人民群众,也要受公共章程的约束,所以,加强法制教育,也是调整人民内部关系,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所不可缺少的。

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用民主方法解决人民内部矛盾,以专政的方法解决敌我矛盾。1962年刘少奇在与有关人员谈话时指出:“这几年的错误,主要是用处理敌我问题的办法去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这是根本错误。”[1]450政法机关除了专政的职能外,“同时也有教育人民、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任务”。[1]452事实上,我国部分法律,如民法,主要是调整人民内部矛盾,有些人违了法,政治机关当然要依法处理,但并非一经政法机关处理就变成了敌我矛盾。所以刘少奇说:“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国家也是教育机关。要把人民教育成共产主义者,不光靠学校教育。你们是专政工具,同时也有教育人民、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任务。”[1]452刘少奇这一观点是对毛泽东人民内部矛盾理论的又一重大补充。

三、刘少奇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理论对今天的启示

刘少奇对我们党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论的论述是深刻的,对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思想形成和丰富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涉及到我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能否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事关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能否胜利进行的问题。当前,我国人民内部矛盾较为突出,在我们面前有大量新情况、新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正确认识和处理各类人民内部矛盾,尤其是人民内部物质利益矛盾,已经成为党和政府所面临的重大政治课题。刘少奇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不少独到的思想,对于我们今天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构建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不少新的启示。

在改革开放的今天,领导干部同群众关系的主流是好的,但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和新矛盾,其矛盾突出表现在个别领导干部的腐败和官僚主义上。领导与群众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的重要方面,密切党群、干群关系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本保障。我们的领导干部只有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真正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实事求是,走群众路线,才能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后,我国社会阶层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产生了新的社会群体和社会组织,人们在资源分配、市场占有、生产经营、劳务关系、收入分配等方面的利益矛盾凸现,经济利益矛盾日益明显。特别是在分配领域,打破了平均主义的“大锅饭”,激发了各种利益主体的竞争活力,人们在收入分配方面逐步拉开了距离,使得物质利益矛盾突出并日益增多。物质利益矛盾大量化现象已经成为当前我国人民内部矛盾的直接表现,并直接影响到我国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进程。当前我们要正确处理好人民内部矛盾,构建和谐社会,首先就要代表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参考文献]

[1] 刘少奇选集: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2] 毛泽东选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7.

[3] 金冲及,黄峥.刘少奇传[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4] 刘少奇选集:上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此文发表于2008《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第5期上)

 
【湘ICP备10209474号】 版权所有(C)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管理局 2010-2015 All Right】
联系电话:0731-87094027 传真:0731-87095060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花明楼镇 邮编:410611



刘少奇故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