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英文)   Korean(韩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 领袖风采 > 少奇故事 > 内容阅读   
 
刘少奇中南海办公室座上宾的四位农民朋友
作者:孙中华
 发布时间:2013-09-03 浏览次数:
分享 |

    一代伟人刘少奇,不仅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是全国各族人民崇敬的领袖,他在治理和管理国家事务特别是在制定有关国计民生的方针、政策、路线时,注重倾听基层意见,坚持深入调查研究。建国后,刘少奇先后在中南海接见了成敬常、杨少洲、孙喜、马保山等4位农民朋友,和他们亲切交谈,了解情况,是新时期党员领导干部学习的楷模。

     一、接见家乡农民秘书首席代表成敬常:“你反映的情况很好,每年负责向我写一二封信。”

     1953年7月,正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的刘少奇侄孙刘正山回乡度暑假。离京前,刘少奇交代刘正山一项任务,回乡后为他找几个农民“秘书”,经常向他反映农村里的情况。刘少奇希望他的农民“秘书”是真正的翻身农民,种田的行家里手,又敢于讲真话的老农。刘正山回乡后,没有自作主张,而是找到了炭子冲村农会主席王升平,请他拿主意。获悉消息后,乡亲们以空前的热情参加提名,有20多位报名。经过反复协商、比较、筛选,最后确定:成敬常、黄端生、齐海湘和另一位农民,作为特邀“秘书”,定期向刘少奇反映农村情况。
    成敬常是这次遴选的4位农民“秘书”中的骨干,他高额骨,宽下巴,五大三粗,典型的湘中农民形象。他家与刘少奇家还有一点转弯抹角的亲戚关系。成敬常的父亲是当地一位挺有名气的中医,比刘少奇大十几岁。刘少奇小的时候,父母曾想让他学中医,他虽无志于此,却和那郎中先生成了忘年交。两家相距约一华里,常来常往,关系很密切。刘少奇离家外出求学的时候,成敬常已是10多岁的小孩子。小时候,成敬常在父亲的指导下,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幼学琼林》……粗通文墨,写信是不成问题的。

暑假结束,刘正山回到北京,向刘少奇报告了4位农民“秘书”遴选经过。乡亲们的热情使刘少奇十分感动,刘少奇便亲拟了一封电报,邀请4位农民“秘书”到北京相聚面谈。这消息在乡间一下子引起了轰动。进京前,成敬常不准备做新衣服,也没有筹划礼物。既然刘少奇把他们作为农民“秘书”,他就尽可能多把农民群众的意见带上去。

9月15日,成敬常一行抵达北京,凭着刘少奇的电报住进了翠明庄。刚刚洗漱完毕,就有一个工作人员来通报说:少奇同志请他们现在就去中南海。成敬常心里嘣嘣跳,原以为见中央领导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现在却变成了现实,他能不激动么?
    车子七拐八弯,来到中南海一幢房子跟前,房子年代己久,青瓦灰墙,一点也不气派。分明是一幢普通民居,与想象中的中央领导人的官邸相差甚远。刚下车,他们就看见刘少奇和王光美站在门口迎接,跟他们一一握手。成敬常跟刘少奇握手的时候心里激动,老半天才生硬地喊道:“九伯,您好!”
    刘少奇笑了起来,说:“你是成敬常嘛,我在家时,看你这么高……”刘少奇比划着,“那时,你叫我九叔嘛!不过在这里大家都叫我少奇或少奇同志,你们还按这里的称呼吧,那样不显生疏!”
大家不再拘谨,刘少奇把客人请进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陈设也很简单。西墙有四个大窗户,北墙和东墙有几只书柜和文件柜。屋里一对沙发,一把藤椅。客人多了,工作人员临时搬来两把靠椅。等大家一一落座后,刘少奇连忙起身敬烟,王光美泡茶,好像在湖南农村老家待客一样。叙谈是从乡间的人和事开始的。刘少奇还清晰地记得老家儿时的许多老朋友,问他们家境如何,身体好不好?记得一位叫黄四木匠的手艺人,他打的家具做工精细,经久耐用。还谈到柘木冲私塾教自己的朱赞庭老先生,以及朱老先生的儿媳朱五阿婆。说她年轻时帮助朱老先生料理学生生活,很有同情心,学生受了处罚,她总是设法去安慰。得知朱五阿婆仍健在,刘少奇说:“她现在该有七十好几了,你们回去,代我向她问好!”整个谈话轻松愉悦,无拘无束,大家用家乡话开心地聊着。刘少奇接着又问起家乡的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社会治安……成敬常说:“土改后,贫雇农分了田,生产积极性都很高。但因家底子薄,耕牛农具不足,影响了生产的发展。我这里带来一个材料,是听取了大家的意见,跟村小学王老师商量整理的,请刘主席过目!”
     刘少奇接过那份材料,仔细看了一遍,说:“成敬常同志,你反映的情况很好。我在中央工作,需要从多方面了解农村的实际情况。这次请你们四位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经常保持通信关系。比如说,你们一年给我写两封信,反映一下乡里的情况,应该不难吧!”因齐海湘、黄端生不识字,不会写。成敬常便自告奋勇说:“我肚里书不多,但写封信还可以马马虎虎对付。刘主席又不是要我们写大块文章,主要是讲我们乡里农民自己的事。你们几个负责收集信息、了解情况。信,由我来写!”刘少奇又特别嘱咐大家:“请你们一定要讲真话,千万不能说假话。说错了不要紧,我不会责怪你们,更不会打棍子。你们能不能够做到?”四人齐声回答:“能够做到。”

刘少奇笑了,说:“能够做到就好,这就是我请你们来北京的主要目的,大家来一趟北京不容易,可以多参观一些地方,开开眼界。过几天有空了,再请大家吃一顿便饭!”告辞时,刘少奇把大家送出门。晚上,四个人很兴奋,大家七嘴八舌在房子里神聊了一通宵。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四周年国庆节。作为刘少奇家乡的农民代表,他们被邀请参加国庆观礼,每人一个印制精美的观礼出席证。许多年之后,成敬常仍然记得,9月30日晚上他们通宵未睡,坐在床上等天亮,等待那幸福时刻的到来!回到乡间后,就忠实履行农民“秘书”的职责。

1961年5月,刘少奇回家乡调查时,还特意到了成敬常家,看到他生活很苦,身体不好。刘少奇说: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让大家受苦了。说罢,刘少奇提出和大家合影留念,并赠送成敬常一包糖粒子,让他养好身体,并笑着批评他没有完成好任务,这几年没有写信反映情况。

二、会见草厂大队大队长杨少洲:“我是草厂社员”

1958年秋季的一天,一位农民装扮的中年男子提一小篓苹果和花生,大大方方向中南海走来。走到西门口,自然被执勤警卫拦住:你找谁?有什么事?“我是秦皇岛北戴河区海滨公社草厂大队的大队长杨少洲,少奇同志是我们草厂大队的队员,我来看看我们的社员呀!”来人的话,是警卫满脸狐疑,只好拨通刘少奇办公室电话证实此事。

“对,我是草厂大队社员。队长来了,快请杨少洲同志进来。”电话的那一端,刘少奇的回答是那样的肯定和爽快。几分钟后,警卫员便将杨少洲带到了中南海刘少奇的办公室。

“少奇同志!少奇同志!”杨少洲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人还未进办公室就急切地喊了起来。“哦,杨队长来了!”闻声,刘少奇迎了出来,紧紧握住杨少洲的手,微笑着,端详良久。这下,倒让杨少洲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太冒失了,毕竟少奇同志还是人大委员长。这样一想,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了。最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只好冲出一句:少奇同志,咱社的社员委托我向您汇报来了。看杨少洲那副尴尬样子,刘少奇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是你的社员,怎么说是向我汇报呢?”

一句幽默的话使杨少洲拘谨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下来:“少奇同志,我们队今年丰收了,社员们自然忘不了您这位远在北京的社员,但不知怎么表示,只好让我带上点花生和苹果,送来给您尝尝,也表示一下我们的心意。”

“你来,我欢迎,但不能带东西,这可是社员的劳动果实啊!”一提起送东西,刘少奇不高兴了。“正因为你是我们的社员,才应该共同分享这丰收的喜悦。”杨少洲连忙申辩。想想社员们的深厚情谊,刘少奇只好收下“自己的一份”。杨少洲的到来,把刘少奇的思绪带回了两个多月前的草厂之行。

那是8月30日下午,正在北戴河中直机关招待所住着的刘少奇,要到附近生产队参加劳动,顺便了解一下农村情况,便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信步来到了附近海滨公社的草厂大队。当时,杨少洲和社员们刚吃过中饭,正坐在大队部门前的林子里歇凉。

兴许是人们对刘少奇太熟悉了,刘少奇一到大队,就被社员们认出来了。他向大家问好以后,便坐到他们中间随便聊起来。刘少奇笑着说:“我想到你们合作社来劳动劳动,可以吗?”队长杨少洲高兴地说:“那当然好啦!”随后便领着他来到西山坡小白湾的一块白薯地里。刘少奇立即和社员们一起干起翻白薯秧的活儿。他虽已花甲之年,但干起活来还很麻利。不大一会就出汗了。社员们劝他休息他也不肯,却说:“干点体力劳动,对我来说就是休息呀!”直到大家都休息时他才休息。就这样,他和社员一起干到5点钟收工,才回到大队部。

在大队部,刘少奇又跟大家交谈起来。他对社员们说:“你们都入了社,我也想入社!”社员们立即鼓掌高喊:“欢迎欢迎!”同来的王光美也说:“我也想入社,不知行不行?”回答的又是一片掌声。这时,队长杨少洲站起来郑重地说:“我代表草厂大队表示热烈欢迎!”刘少奇高兴极了,说:“那好,我们全家一起入你们社吧!”刘少奇顿时开怀大笑。于是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双双成为草厂社员。

    ……

作为草厂社员,见到了自己的“直接领导”,自然免不了要问问队上的情况。“粮食丰收了,产量有多高?”联想起当时社会上正兴起一股浮夸风,刘少奇首先抓住要害。

“亩产800多斤。”杨少洲降低了音量。

“一定要说实话,来自基层的一句假话,上边往往十次也查不清楚。”刘少奇神态严肃地说:“既然产量这么高,社员的生活情况怎么样?”

“大炼钢铁,把锅都砸了,大家吃食堂……”杨少洲的话噎住了。

“锅没了,老人孩子们吃饭怎么办?病号吃饭怎么办?”

 面对刘少奇的一连串诘问,杨少洲无言以对。显然,很多事情是他这个区区大队长无能为力的。

杨少洲与刘少奇的这次会面,谈了当时农村出现的许多问题,为后来刘少奇“解散公共食堂” 等重大决策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和思想触动。后来,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杨少洲总满怀感慨地说:少奇同志永远和我们社员心连心。

三、接见大粪专家孙喜:打赌输了一支英雄牌钢笔

孙喜,河北丰宁县南辛营大队大粪专业队长,因发明大粪高温发酵杀菌的科学方法而闻名,使南辛营村种的玉米亩产达到600多公斤,这个产量在全国当时是罕见的,因此获得“大粪专家”美称。 1958年12月,他作为劳模代表邀请到北京参加全国农业群英会。当时首都北京拥有上百万人口,每天有大量的粪便要处理,孳生的蛹蛆变成苍蝇到处活动,严重地污染环境,传播疾病。北京市政府曾动员居民早春时到近郊区挖捕蛹蛆,后改用药物灭杀,却始终未能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刘少奇听说孙喜能够利用粪便高温发酵杀灭蛹蛆,自然喜出望外,点名要见见这位大粪专家。

1958年12月20日下午,全国农业群英会会议刚结束,一辆小轿车把孙喜接到了中南海刘少奇的办公室。一见面,孙喜还觉得怪拘束的。他心里想这是自己一生中受到的最高规格的接待,自己作为一名掏大粪的社员与国家领导人之间实在是距离相差太大。见到孙喜紧张的神情,刘少奇马上意识到也许谈他的工作更能促发他的“谈性”。于是便切入正题,问他: 大粪高温无害化处理都有些什么好处?果然,一提到“大粪”,孙喜便滔滔不绝,从搞大粪高温无害化处理的起因到具体作法再到实际效果,一一道来。“大粪高温发酵达60摄氏度就能全部杀死蛹蛆。”谈到关键处,孙喜做起了手势。“要真是这样,那不仅解决了首都灭蝇的难题,对全国的讲卫生除四害运动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啊!”刘少奇还在刨根问底:“达到60摄微氏度要几天?"

“3天。”孙喜满有把握地回答。

“那我们做一次试验好吗?"

“当然好呀!"

现场选在全国劳动模范掏粪工人时传祥所在的北京近郊大粪场。23日这一天,刘少奇与孙喜同乘一辆小轿车抵达现场。一路

上,大家谈笑风生。刘少奇再次问: 3天大粪高温发酵到60摄氏度不会是吹牛吧!

“那就用您的这支钢笔来打个赌吧!”孙喜指着刘少奇胸前的那杆钢笔,自信地说。

“好,那就一言为定!”刘少奇说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车到现场,只见北京市各级卫生管理部门的干部和粪场工人已站得满满的,都在等候着一次非同寻常的试验表演。“预备,开始!”随着孙喜一声令下,时传祥领着粪工首先砌起了船式高温发酵炉。刘少奇站在人群中,聚精会神地观看着,并不时地拿起铁锹往炉里添几铲大粪。按照孙喜的指点,很快,一座1米宽、1米高、6米长的发酵炉垒成了。刘少奇的一身也汗湿了。

3天后,刘少奇又一次来到试验场察看效果。果然,温度计的水银柱上升到60.3摄氏度,粪里的蛹蛆全部杀死。试验成功了,人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刘少奇也激动得紧握孙喜满是老茧的双手,连连称道:“你是专家!你是专家!"

回到住地,刘少奇真的赠送给孙喜一支英雄金笔和一套《毛泽朱选集》,风趣地说说:“你说话算数,我也不能赖账呀!”并希望他努力学习,继续进行科学研究,争取在农业技术改造上做出更大贡献。

    四、马保山:刘少奇首次破例开条子  

1959年2月13日下午,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从定县登上往首都北京的火车。这个铁塔般的汉子,就是刘少奇请的客人、河北省定县韩家洼公社社长马保山。马保山怎么成了刘少奇请的客人?这还得从头说起。

那是1958年9月,韩家洼的庄稼长势非常好,上场的玉米堆成了金山,破桃的棉花汇成了银海。这月12日中午,有五六辆小汽车,一字儿开进了韩家洼。车队刚停下来,头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开了门,一位头发花白、身材高大、上穿白衫、下着灰衣裤、脚蹬黑布鞋的人从车里走出,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刘少奇。

刘少奇同志一行走进韩家洼公社会议室,听完公社书记王士芳和社长马保山的情况汇报,就把马保山喊道自己坐的那辆小车上,让马保山陪自己到村里村外转转,了解一下生产情况。这天,晴空万里,天气炎热,刘少奇脱下长袖衫,搭在胳膊上,一一察看了公社办的幼儿园、发电厂、山药地,最后又走进了修配厂。在这儿,刘少奇参观了公社能工巧匠创制的深耕犁、密植耧、脱粒机、土车床,对公社机械化的萌芽,给予了热情的鼓励,刘少奇说:“农业的出路在于机械化。你们搞的这些发明创造,很好。希望你们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取得更大的成就。”

刘少奇话音刚落,围观和陪同的群众就响起一种热烈的掌声。在大家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声中,刘少奇视察完毕,离开了韩家洼,但他的心里一直装着这里的老百姓。临走时,刘少奇特地对马保山说:“你要带领全公社人民继续努力,待机械化有了新进展,你可要好好地向我汇报汇报哟!”马保山激动万分,紧紧握着刘少奇的手,连声说:“没问题,您就等着好消息吧,到时我一定到北京向您汇报!”刘少奇离开韩家洼后,马保山和公社上上下下,按照刘少奇临行前的嘱托,全身心地投入到农业机械化中。到了第二年2月,韩家洼公社的电气化、水利化等各方面均有了新起色,农业机械化取得了初步成效,公社研究后,决定在13号这一天由马保山代表韩家洼公社到北京亲自向刘少奇汇报。

此时,马保山坐在车厢里,随着火车的轰隆声,心里也直扑腾。心想,进中南海看刘委员长,进得去吗?没什么好带的,只有挑的这几块大山药,他老人家能喜欢吗?

没想到,刚到北京一天多。马保山就被刘少奇的专车接进了中南海。到了刘少奇的住处,刘少奇从里屋迎出来,笑眯眯地说:“马保山同志,你送来的山药,我们已经尝到了,味很鲜美,”说着,拉着马保山,紧挨着坐在同一条沙发上。接着问马保山家里有几口人,又问社员吃食堂有没有意见,还问到粮食的产量。最后,问起公社农业机械化的情况,这个问题问得时间最长、最仔细。当马保山汇报到眼下搞电力,兴水利,万事齐备,只缺电动机和电线时,刘少奇拍着他的肩膀说;“马保山同志,我给你出个主意,可以去找县委解决。”

“俺找过县委咧,县委没有物资。”

“那你再找地委呀!"

“地委俺也去过了,也没法解决。”马保山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急急地说。

刘少奇哈哈一笑说:“那只好去找省委了。”

“省委俺进不去。”

刘少奇摇摇头,有些不相信地说:“怎么会进不去?上下都是为粮食嘛。”

“那您给俺开个找省委的条子吧。”此时的马保山真是机灵极了,麻利地从兜里掏出日记本,翻出一贝空白,递到刘少奇面前。

这时,王光美在一边插话说:“少奇同志从来不给下边开条子。”

可马保山像是缠磨的孩子,说道:“就这一次,你就给俺开了吧,韩家洼1万多亩地急着用水哩。”

刘少奇见他办电用水,如此心切,破例在马保山的小日记本上写了这样一封短信:

林铁同志:

韩家洼公社马保山同志来说,他们有个大发电机,又有抽水机,只缺电动机和电线,如果这两样有了,他们的全部土地就可灌溉。请您酌情办理。

                                   刘少奇

                              1959年2月15日

马保山去河北省委,终于使此事得到了合理解决。很快,电线架设到了村里,干旱的农田喝上了水泵抽上来的水,支援来的拖拉机拉着“康麦因”在地里收割小麦。韩家洼成为保定地区第一个实现农业电气化灌溉的公社,在农业机械化方面迈出了一一大步,得到了周恩来亲自签发的“农业生产先进公社”奖状。乡亲们高兴地唱起来:

庄稼汉子进京,

中南海内探亲,

领袖和咱心连心,

帮俺规划新农村。

后来,据当时担任韩家洼公社党委书记王士芳回忆,因当时公社在农业电气化方面取得的显著成绩,他本人也受到了刘少奇、邓小平、杨尚昆、胡耀邦、贺龙、聂荣臻、罗荣桓等中央领导的接见,此是后话。

作者:孙中华

单位:湖南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地址:湖南省宁乡县花明楼镇炭子冲村

邮编:410611

职务:研究室主任

职称:副研究馆员

电话:13755083984  0731—87095723

电邮:szh815@126.com

 
【湘ICP备10209474号】 版权所有(C)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管理局 2010-2015 All Right】
联系电话:0731-87094027 传真:0731-87095060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花明楼镇 邮编:410611



刘少奇故里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