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英文)   Korean(韩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 员工风采 > 内容阅读   
 
拜谒中山陵
作者:孙中华
 发布时间:2013-10-09 浏览次数:
分享 |

 

  清明时节,我去了向往已久的中山陵。

  中山陵果然是块福地,青山绿水,风景如画。上山的道路从容笔直,紧紧依偎在路旁的是一棵棵高大的法国梧桐,葱葱郁郁,硕大健壮。深邃的丛林掩映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树叶散发出新鲜的气味。层层叠叠的树林深处,不时传来婉转悦耳的鸟鸣。车绕过两个斜坡,便驶进一条窄窄的幽深的路,两旁都是葱郁的树,空气也愈来愈清新,像过滤许久的纯净水。突然间,车转而向左,一个博大的天地便呈现在眼前。

  中山陵建于1926年1月至1929年春。陵坐北朝南,傍山而筑,由南往北沿中轴线逐渐升高,依次为广场、石坊、墓道、陵门、碑亭、祭堂、墓室。墓道南端的三门石牌坊,上刻中山先生手书“博爱”两字。石坊前广场南端竖立着孙中山的立像。石坊后是长达375米、宽40米的墓道。前行为陵门,门额上为孙中山的手迹“天下为公”4个大字。

  中山陵,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凭吊和拜谒,其中不乏蓝眼睛、白皮肤的外国人。他们和来自中华大地的同胞们一起默默地走在墓园中,用全部的身心去感受中山陵的博大与精深。陵园中那略显温热的泥土上密不透风的苍松翠柏,沁人心脾的玉兰花,仿佛都在招展一分厚重的共和宣言。中山陵苍翠之间,上连古代碧绿的底蕴,下连心灵荫庇的栖息。

  人到牌坊前,中山先生的陵寝就要到了。就要谒陵了,我伫立了一会儿,沉静下来。一大片粗壮整齐、枝头披散的松柏林撞入眼帘,再往远处,是望不到头的齐攒攒劲拔拔的松林,其间的厚重与博爱让我震撼不已。当走完陡峻的392级石阶,我的双腿已不听使唤。休息片刻之后,随拥挤的人群慢慢地踏进祭堂。面对着祭堂中央孙中山汉白玉坐像和他亲笔书写的《建国大纲》时,内心不由自主地涌动一颗虔诚而感恩的心。这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天地,我们可以想到从专制和黑暗走出来的一批共和人,手举火把,怎样撕开一条共和之路;可以想到他们心奉共和、身践共和的苦难之躯,奔波劳碌的身影;可以想到那些虽然尘封了的化作历史、化作星辰的共和之页;甚至可以在这里感受到虽有缺憾而闪闪烁烁的悲愤的呐喊。

  祭堂之后有一个铜门,横额上书“浩气长存”4个大字。门内即为钟形墓室,其中央有一直径4米、深5米的圆形大理石圆穴。孙中山的汉白玉灵柩及卧像即安放在圆穴中。里面光线稍微偏暗,四壁色彩偏灰偏青;浓郁着肃穆之气,逼着自己将灵魂浸在里头,接受一番洗礼和磨炼。

  面对墓室,心中生出一丝沉郁和苍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叮嘱,啄食我苍白的心灵,仿佛被催出无数的良知,化为朵朵素洁的秋菊,以感受之手撒向先生安息的空间,要为中山先生永久的开放。天下的墓园可谓多矣,可天下人共为一个人建墓园,山峦作墓墙,绿色作底纹,凭吊者来自五湖四海,各种肤色的人都要奉一腔正义,渗一分博大,可谓绝无仅有吧!也绝非帝王之陵可以比拟的。

  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怀着对孙中山先生伟大精神的崇敬与景仰来此凭吊、拜谒,在两岸统一成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今天,面对海峡两岸中华儿女衷心盼望祖国统一、繁荣昌盛的那天早日到来,中山先生泉下有知,必会含笑长眠。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413 第15版〕

 

 

 

 
【湘ICP备10209474号】 版权所有(C)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刘少奇故里管理局 2010-2015 All Right】
联系电话:0731-87094027 传真:0731-87095060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花明楼镇 邮编:410611



刘少奇故里二维码